三联集团董事长张继升专访(下)

2019-04-29 作者:足球专栏   |   浏览(103)

  《英才》:我们发现媒体和公众似乎对三联集团和你本人存在着很多不理解的地方,你觉得委屈吗?

  张继升:我无所谓!任何一个大的企业、一个有名的人物,必定会引来各种各样的议论和说法。如果没有这些议论,反而是不可思议的。

  《英才》:04年10月14日,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郑百文回购侵权纠纷案进行了终审,虽然当天没有宣判结果,但争议很大。你如何看这一系列的官司?

  张继升:你理都不要理它!他们就是为了炒作,你要理他们,就达到他们炒作的目的了。

  《英才》:但在此前的6月11日,郑州金水区法院就此案做出过一审判决,认定三联商社回购侵权事实成立,要求返还6原告三联商社流通股7800股。

  张继升:终审没办法判,因为判了也没办法执行。当时是一个区法院判的,后来上诉到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而当初,过户这个决定就是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你下级法院能把自己上级法院原先的决定推翻吗?

  张继升:中国的事情啊,有时很怪!他们其实判了一个根本没办法执行的结果,因为那些股份已经注销了,就算假定你是对的,我到哪里再去给你再找出那些股票来?只可能增发啊!但你不管增发10股、20股,都要上报发审委的啊!这不是开玩笑吗?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现在下级法院推翻了上级法院的决定,这不是荒唐之至?很多媒体都在议论,其实我爱理都不理!你越理他们不越来劲吗?

  张继升:不管什么事情,是先有实验还是先有理论?应该是从实践中来再到实践中去吧!法律怎么出来的?是通过实践,发现某些问题了,然后再立法。如果法律不完善,我们再进一步修订。宪法都修改了多少次了?原来肯定有很多不妥当的地方啊!如果一切按现有法律去办,那么原来的农村联产责任承包制,它能搞吗?它不能搞!当然,我们这样做的结果,是以不损害它人的利益为前提,是为整个问题的解决提供更多的思路。可以大胆地试嘛!社会的改革开放,本来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

  《英才》:但如果你一味地不理这些争论,是不是会对三联集团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

  张继升:无所谓!我们看得很淡。你管理一个上万人的企业,哪管得了那么多闲事?

  张继升:没有啊!当时过户的时候,一切都风平浪静,平稳地过来了。进来时是5块多,后来股份冲到11块多,大家都解套了。如果当初破产了,大家可能什么都没有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大家都知道。

  《英才》:回过头来看,你觉得当初这个方案有什么好的地方?又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张继升:有很多事情没办法说清。从重组成本来讲,当年速战速决,半年就能搞完,后来没想到会引起一场大讨论。如果不是媒体炒作,半年就解决问题了,那么三联能多干多少事情?

  张继升:不对!你查查当年的报道,不是我愿意拖的!本来有些环节可以很顺利地通过了,是你们媒体一炒,后来就拖了三年三个月。

  《英才》:据说这些官司影响了对ST轻骑的重组?因为后来的重组方案如出一辙,证监会没有再同意。

  张继升:没有什么影响,完全没有关系!至于为什么退出,我觉得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讲了。

  张继升:我们的业务和它差距太远了,它有那么多的员工、那么多的设备、那么多的厂房,我怎么办?

  张继升:对!如果说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也只是正面的影响,那就是政府看我们成功地重组了郑百文,想让我们乘胜再拿下ST轻骑。

  《英才》:三联集团最近还有一个焦点,就是关于涉嫌违规圈占上万亩土地问题。8月31日大限已过,凤凰城的项目情况具体怎么样了?

  张继升:具体事情很复杂,我不好和你表态,因为这取决于很多方面的因素。但总归有一条,我们相信政府能在现在的法规框架下妥善地解决这个问题。

  张继升:不是我们在谋求,是大家都在谋求!毕竟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当地农民怎么办?

  张继升:至于别人怎么样,我就不去评论了,但我现在没有占有一块好地,我们都是荒山野岭、垃圾场之类的土地。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心安理得的,没有任何对农民利益的侵害!

  张继升:我们是无中生有!别人不要的地方,但我看好了,然后挖掘出了投资价值。像1991年我们在济南拿下的一块地,当初连草都不长,很多人不理解,说你拿这个干吗?我回答,是为下个世纪呗!现在你看看,那块地值钱了吧?

  张继升:你只要交给市场,就能解决问题了。现在中国的问题,关键是政府的权力越界造成的。现在的土地所有权,是有其名而无其实。就像你的录音机,你可以把它卖掉或者不卖,你可以卖1000块也可以卖500块,你可以卖给他也可以卖给我这都是由你自己来决定的。但农民的土地,他自己说了不算,政府想搞一个什么开发园,就把你的土地给圈掉了,你有什么线元一亩,你有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没有!政府用很低的价格把土地从农民手中拿过来,然后转手卖给开发商,增加的收益用来搞政绩工程,但牺牲的是农民啊!当他圈占农民土地的价格是象征性价格,甚至是零价格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圈?这等于是政府把别人的东西处置了,这是不对的啊!

  张继升:不管什么东西,是要买卖双方大家都认可的价格,这才能成交。这样农民也不就会闹事啊。城市化是对土地节约使用最好的方式。农村宅基地人均占有太多、太浪费,但如果你到城市来,你所占有的生活用地,连在农村的一半都不到。有人说是因为城市化导致土地的减少?不可能!这是二元化结构造成的!有些农民进城了,但在农村的土地没有腾出来。为什么不腾出来?是怕万一你哪天把我又赶回去了,我没有地怎么办?

  《英才》:我感觉,三联在家电连锁销售方面发展得比较稳健,但在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却走得比较快。

  张继升:我们一直中规中矩的!三联集团办的事情,都在法律的框架下办的。有人说我们非法圈点土地,那你可不要把事情搞错了!国土资源部、审计署、国务院、人大,都没有给我定性,你能给我定性?

  张继升:三联的性质很复杂。它一直是按国企来管理的,是大型的国有企业,第一批纳入国资委管理,是带有司局级行政级别的单位,但后来国有股慢慢被稀释了。

  《英才》:我在网上看到一篇致三联集团董事长张继生的一封信,题目是:MBO,你线;

  张继升:这是在哪里发的?哈哈!其实我们早就完成了,只不过大家不知道罢了。我们应该是最早开始进行MBO的,从93年就开始了,到01年彻底完成,成立了职工持股中心,管理骨干持有6000万股,是第一大股东。而且这个持股中心是山东第一个具备社团法人资格的。但我们没让媒体报道,因为你们炒的话,肯定就有说对的和不对的,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添很多麻烦。再说,如果大家都来学习这种模式,成天到晚地来采访和学习,我还要不要干事?

  张继升: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个人的一些东西,而是为了推行员工的持股计划更好地推行。

  张继升:我们的报纸(指《经济观察报》)发了两个头条,你看了吧?关于周其仁和张维迎的,其中有一篇文章的题目叫:《我为什么要回击》。我肯定有我的看法,但我不想评论这个事情。如果我说不对,那就要来和我拼命;如果我说顾雏军不对,顾雏军也要批评我一通。我本人和顾雏军、李东生、张维迎等人都很熟悉。我干我的企业,我不参与学术问题的讨论,没有必要卷进去,没意思!

  张继升:我现在不做学问了啊!没办法了啊!我有我的看法,对朋友们、同事们谈谈可以,但不想传播到社会上去。

  《英才》:说顾雏军在收购时使用了洗大澡的方法,你如何看?

  张继升:这个事情我不做评论!我一评论你就要报道,你一报道就有人反击,一有人反击我就要回应。我一般不参与讨论大家形成对立的事情的。参与干什么呢?要说就说到底,但我哪有时间陪他说到底!

  张继升:那你把录音机关掉,我可以说几句。(此处应张继升要求略去)。你不能笼统地讲,这个企业值多少钱。你评估它值500万,现在200万卖掉了,你就说流失了300万?能这么说吗?我看不能这么说!

  张继升:不是评估的问题!我买的时间不是买这个工厂,还是连职工等一起接收了,承担了安置员工的重任,有了这些附加条件,就未必值那么多钱了!很多人是站着说线万卖给你你敢要吗?要好多企业买进来以后垮掉了,但一当你搞好了,就有人说国有资产流失了!

  张继升:能给社会创造意外的财富。别人认为没有价值的东西,我把它变成财富了,能使社会的财富总量增加。

  张继升:目前的环境,从法律、法规,到人民的观念、意识,给予创新者的鼓励太少、限制太多。你看,美国200年的历史,发展显为什么这么快?就是因为富有创新意识!企业要创新,同时也是整个社会创新的一个具体反应。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它的结果也肯定是好的,但是很遗憾,有些事常常没法做成!而且现在中国的政策,缺乏稳定性和连续性,导致企业常常出现不必要的危机。

  有人说三联这次强制回购股份,是走进了法律的盲区,但我觉得是违反《宪法》的!你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3条,很清楚地写着: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

  当初股民不是默示,而是保持沉默。6名小股东的聪明之处在于事先声明:即不同意过户也不同意回购。避开了所谓不表态就算同意的默示原则。因为股票属于个人合法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处置权在所有者。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法院的判决:郑百文的回购行为侵害了原告作为股东对其股份依法享有的所有权即股权。

  2001年2月初,中国证监会负责人指出,采用默示的意思表示方式不仅不符合上市公司《章程指引》的有关规定,而且从世界各国的立法和公司治理实践看,也很难找到这样规定的先例。但郑百文的重组仍然坚持所谓的默示,并且演出了8名股东告状的一幕。

  让人感到疑惑的是,在此之后证监会也不表态了,有股民开玩笑说:是不是管理层也默示了。让人更疑惑的是:郑州中级法院在现行的法律条文中根本找不到默示原则,但是也判决了。原因是什么?也许就是水皮先生所说的,郑州中院为郑百文服务。但几年后情况变了,保护合法私有财产写上了宪法,并且已经深入人心,所以才有了郑州法院两次截然不同的判决。

  通过这件事,还反映出券商的聪明。郑百文股东大会通过重组决议之后,并且郑州中院也在2001年11月发出了民事判决书,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也发出了《关于协助执行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判决的公告》,但多家券商声明不接受证券登记公司的决定,最后证券登记公司不得不强行进行划转。

  现在被推上被告席的不仅有郑百文的重组者,还有证券登记公司。耐人寻味的是,假如券商执行证券登记公司的通知也会成为被告。其实说得明白点,所谓通知是想让券商上前线;,可是券商不买账!

  现在最着急的可能是三联商社。6位股民的7800股,只是一个小数字,但其影响却很大,将会引起其他股民对所谓的默示原则进行公开的质疑,要求返还被拿走的股票。所以三联表示不服判决。看来这场官司并没有结束。如果股民继续上诉,三联仍然不服,那么官司就会越打越大,可能会引起舆论的注意。而新修改的宪法已经对保护个人合法财产做出了更详细的规定。

  说得明白点,无论是信达、中和应泰,还是三联,都是为建行郑州分行的不良贷款在卖力气。最后的结果落在了股民身上,拿出50%的股权为银行的不良贷款买单。

  大家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郑百文重组不招标?别人也可以重组啊,不是非得要三联啊?从报刊当时的报道来看,在郑百文的股东大会上,曾经有股民提出:是不是可以让股民少缩一些股,就是减少无偿转让给三联的股票,但是这个建议并没有被接受。

  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郑百文造假被新华社记者曝光后,董事长李福乾本来应该避嫌,不能再领导重组,但是在重组过程,李福乾仍然以董事长身份出现。这与琼民源的重组差别很大,琼民源是原班人马集体辞职,查清问题,对责任人进行处理之后,由新的董事会进行重组,而且并没有让股民无偿拿出股权,因为股民是受害者。特别是在我们这个不规范的市场中,信息极不对称,不能把板子打在弱者身上。

  郑百文股票回购这件事,我觉得它把中国证券市场的诚信全部给打破了,大家对这个市场没有信心了!(英才)

三联集团董事长张继升专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