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为民:艾诚对话王煜全:美国对科技的狂热远比

2019-04-14 作者:足球专栏   |   浏览(122)

  他既是投资人,不断挖掘和追逐最前沿的创新科技项目,也是创新科技知识的布道者,用最平实的语言,讲述科技的未来。

  “如果有个人跟你说,我在深山里钻研了20年,搞出一个全世界都领先的科技,现在我要做公司,请你投资我,这个人九成是骗子,另外一成是脑袋有问题。”

  “技术不必然需要科学知识,比如当年蔡伦造纸,肯定不知道科学原理是什么,这个纸的纤维是怎么形成的。”

  和王煜全聊科技,不高深,不枯燥。从创新地图,到思维模型,再到投资法则,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煜全曾在《全球创新260讲》中提到,大多数人对创新其实有一点点错误的理解,以为是那些独出心裁的东西才叫创新,比如说国内的共享单车,实际上它只是起源于一个共享的念头,这种创新叫做模式创新,但这并不是创新领域里的主流,大多数创新其实是科技的创新,但科技创新很可能没有模式创新那么令人兴奋。

  王煜全:我们希望为中国乃至为世界绘制一个真正的创新的地图,创新的高地在哪?创新的趋势在哪?创新的脉络在哪?怎么能够让创新的效率更高?我们最近在搞一个体系,叫创新效率,我们琢磨的不是投一个企业让它成功,是如何建立一个机制,让一千个企业一万个企业能够成功。

  艾诚:但我要反问,创新是变动的,但在制作创新地图过程中,要尽可能消除不确定性,地图才可以很稳定。那么一个变动的过程,怎么可能有一成不变的公式呢?

  王煜全:这涉及到一个大家的误解,大家以为创新就是突然之间出个新东西,但其实不是,创新早就产业化,创新早就一步一个脚印,所有的假设都是遵循着前人的脚印,都是有强烈的规律可以遵循的,有很多人还不理解这个规律。

  王煜全:简单来说,首先创新的源头往往都是来自于高校、高等学府,当然这个创新是有一定范围的,指的是产品上的尤其带很强的科技含量的创新。民间科学家的时代结束了,这个时代不太会出现爱迪生。

  王煜全:是的,如果有个人跟你说,我在深山里钻研了20年,搞出一个全世界都领先的科技,现在我要做公司,请你投资我,你可以转身就走,这个九成是骗子,另外一成是脑袋有问题。因为绝大多数的科技来源是在学术机构,但是,不是学术机构自己把科研成果转化成产品的,这里面又有一个中国经常会混淆的东西,我们搞不清楚什么叫科学,什么叫技术,中国一说就科技。其实国外是叫科学和技术。

  王煜全:科学实际上是指的很多原理上的突破,比如说我从科学道理上知道这个叫进化论,那个叫相对论,而技术是指的我从能力上能够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儿。但是技术不必然需要科学知识,比如当年蔡伦造纸,肯定不知道科学原理是什么,这个纸的纤维是怎么形成的。第二个,就是科学做出来,需要做的科研叫Research,那科研完成了以后,你需要把它开发成产品,叫RND,叫Research and Development,这个又会被搞混。实际上就是说,你要用技术手段,使得科研成果变成产品。

  从科研到产品的转化,周期至少五年,五年之内是出不来产品的,所以为什么我们经常讲,就是说你要去看黑科技,要判断它的产业化时点,不要看媒体报道说这有个黑科技,你就很兴奋,然后明天能用上,不一定,要看它现在到什么地步了,如果是刚从实验室出来,五年之内肯定用不上。

  2019年初,阿里达摩院发布了《2019十大科技趋势》,包含了智能城市、语音AI、AI专用芯片、图神经网络系统、计算体系结构、5G、数字身份、自动驾驶、区块链、数据安全等领域。

  在另外一份由CES主办方美国电子消费品制造商协会发布的全球消费科技市场预测报告中,语音计算、机器人、5G、生物科技、区块链和人工智能被列为2019年六大科技趋势。

  艾诚与王煜全的这场对线现场。面对这些忽近忽远的新科技,我们更想知道它们会以怎样的一种方式来到我们身边?

  王煜全:第一个就是人人都在谈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确实是个趋势,但是自动驾驶这个趋势,你会发现说2019年的CES展上自动驾驶似乎平淡无奇,因为和2018年、2017年讲的没啥区别,但是这个平淡无奇背后恰恰是一个讯号,就是自动驾驶开始进入工业化量产阶段。

  因为如果是要测试市场,或者你要宣告一个新概念,你会有点提前量。所以自动驾驶的新概念成批推出是在两年以前,经过这两年,这些概念都做实了,应该进入量产车了,但是它不可能再推新概念,这两年就只是在重复老概念,你以为平淡无奇的时候,其实黑科技已经在迅速地飞入寻常百姓家了。

  王煜全:自动驾驶其实是有很多的风险的,或者是有很多的就像你说的坑或者是泡沫的,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过于追求极致的高水平,但目前很多高水平的东西人工智能是做不到的。所以特别聪明的一个做法是叫做“科技的外溢性”,就是你在追求极致的时候,极致往往不容易做到,但是在这过程当中,当技术水平极大地被拉升,你降维去做别的事情,你把极致技术降低难度,你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

  王煜全:第二个是一个我自己觉得意外的东西,这个和一个大趋势相关的就是5G,你会看到大家都在谈论5G了,但我认为5G来得没那么快,因为现在谈论5G的都是设备上,反正是不对的。因为经过中国这么多年的通讯业的发展,我们都知道,谈论5G或者说真能引领科技的应该是应用。

  王煜全:还有一个是机器人,尤其是商用机器人。举例来讲,现在洗衣机已经很发达了,烘干机也很发达了,最讨厌的是叠衣服,要是有个叠衣服的机器就太好了。这件事以前很难实现,因为你没有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结合是做不到的,现在反过来了。我觉得是一个很激动人心的时代,因为科技的能力已经超过了需求,所以谁能够首先发现需求,谁就能够很容易地设计出产品,很容易地扩大出市场。

  市场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资料显示,中国对美国高科技部门的风险投资额从2013年的3.76亿美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31亿美元。

  与此同时,国内的资本浪潮正在光速席卷科技领域。据CB Insights数据,2017年中国对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投资在全球占比48%,已经超过美国(38%)。过去4年,在BAT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版图中,对美国公司的投资占比为44%,而对本土的投资占比则高达46%。

  艾诚:很多朋友看过你的《全球创新260讲》,大家好奇的是,如果说你看到全球前沿科技的风景,能够预见未来,是不是可以更好地做投资?艾问资本也专注在这个媒体科技上,接触了很多科技公司之后,我们发现与其找寻被技术驱动的市场,不如找被市场驱动的科技。这话怎么理解?

  王煜全:我认为不是从哪出发的问题,而是都要考虑到。因为从企业角度讲,你要投资一定投最盈利的,但是从产业角度上你会发现,一个产业要完备的发展,有些企业可以很盈利,有些企业没那么盈利,但如果你只支持有规模、盈利好的企业,这产业可能就完蛋了。产业就相当于一个生态,不能只管大树不管小草,一个健全的生态必然什么都要有。

  王煜全:我们现在投资的很多企业还是在成长期,未来两年,应该有些企业上市或退出。做投资需要有非常大的耐心,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虽然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使得企业发展的速度大大加快了,但是依然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去塑造一个足够好的企业,10年时间的卧薪尝胆,打磨产品,10年时间去全球扩张,建立自己的系统,我们投的企业基本上都还年轻。

  当然还有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们现在是在竭力说服美国的科技企业跑到香港去上市,为什么?因为纳斯达克对科技企业的估值不够高,美国对科技的狂热程度远远赶不上中国,资本市场也是对科技的承认,认可程度远远赶不上中国。

  艾诚:最后一个问题,十年之后的王煜全,和十年之后你所在经营的这个平台,你会怎样预见?

  王煜全:坦白讲,我有点中国古代文人的情怀,就是说事了拂身去。我希望大家记住是这个平台,我希望大家记住是创新在这个平台上能够做到更好,至于谁做的,我觉得还是这道理,时势造英雄,是历史做的,因为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们只是尽力去做,那个没想过。我只是想十年之后应该会有更多的时间退退休,放松一下,仅此而已。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白为民:艾诚对话王煜全:美国对科技的狂热远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