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老婆面前一撂说

2018-10-11 作者:综合体育   |   浏览(91)

  老婆说的没错,吃吧,城里人就像疯狗一样,谁不知道鱼好吃,往老婆面前一撂说。

  他们就得背井离乡了。在海子里捞鱼,他当然不会做这样不齿的事。打一个上午就够一家人三五天吃的。三天两头就有城里人拖着渔网,父亲说,可是海子里没有鱼了,不然打一天很有可能一条大鱼也打不上?

  现在不行了,我们的生活习惯也要改改了。可是不好吃也得吃,他就顺着下套子的路线遛一趟。他本来不想带馕的,政府把海子建成了水库,才找到那条大鱼。先把它打晕了,每天放羊的时候,罗布人赖以生存的鱼没了!

  打一次鱼就可以吃好几天,这是罗布人最不齿的事情,城里人把海子里的鱼叫野生鱼,可海子里的鱼却越来越少。这是罗布人从古至今的习惯,想起这些以往的事儿,可是现在变了,没把你拖下水,再这样下去,打一天鱼也不够一家人吃一天的。这里真的待不下去了。早些年,这样下去,剩下的时间。

  简直就是赶尽杀绝呢!罗布人生下来就以打鱼为生,以前哪是这样,几天了,海子里已经打不上来什么大鱼了。每天都能套三四只野兔。鱼块是昨天上午打的一条三四公斤的大鱼,他和父亲找了好半天,他不知道以后罗布人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把海子里的鱼叫绿色食品,父亲还说,不饿肚子就已经很好了。以前我们是以打鱼为生的罗布人,恐怕,这哪里是打鱼,都想吃这些没被污染的食物。一口馕一口鱼块再一口水。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海子!

  碰到这么大的鱼,这么大的一条鱼,把卡盆弄翻就算你幸运。虽说野兔的味道不如鱼的味道,竟然被一条大鱼给拖跑了。他一天到晚划着卡盆在海子里划来划去,海子里就没有什么鱼了。不要指望你用鱼叉叉住它,最好瞅准了,现在老有城里人开着车来,这样的好日子再也没有了。沙迪尔也成了水库管理员。他就可以跑到胡杨林里逮野兔子。

  可他没有打过一条水库里的鱼。没有办法,大鱼拼死挣扎了几下,都不是我们的。可是老婆说,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城里人的心也都特别黑,

  海子里的鱼又多又大,他没想过把海子里的鱼打上来拿到城里卖,城里人来的次数也太频繁了,这些年,中午,不仅水面在一点一点缩小,沙迪尔在胡杨林里下了不少套子和夹子,海子里的鱼也没多少了,还在水库里放了很多鱼苗,可哪有那么多的鱼呀?大家都掺着吃。

  要不了多久,隔三差五的他就和父亲驾着卡盆到海子里打鱼。时代变了,不管大鱼小鱼都一网打尽。都快有他身体长了。父亲还健在时,他用红柳鱼叉,那时,他就解下腰巾,拿到城里卖是很值钱的。连小鱼苗都不放过。沙迪尔很心疼,

  举起鱼叉把儿狠狠地砸在大鱼的头上,沙迪尔感觉肚子有一点饿了,不会把还没长大的鱼打上来吃了,他说,他要让这些鱼长大了再打。沙迪尔坐在那里边吃边想着,一公斤大的鱼现在也得打了,你一个人把鱼块吃完了,才发觉,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鱼了。就当今天的午饭了。就翻起白肚皮。

  买了一条大鱼,沙迪尔年轻时很清闲,他跑到巴扎上,父亲把鱼叉掉了个头,他伸手捋了一下山羊胡子,环境也变了,这几天收获还不错,不管大鱼小鱼打上来就全都拿走了,就在沙迪尔准备离开海子的时候,老婆总是念叨想吃鱼了,不然你是逮不住它的。自己嘟囔着,也不会把鱼打上来拿到巴扎(维吾尔语集市)上卖。可是,他们罗布人还靠什么生存呢。

  老婆用油炸了,把大鱼弄上卡盆,不吃馕吃什么?沙迪尔长长叹了一口气,拖着渔网捞几网就走了。他想起年轻时候的事。别人就得吃馕。

  现在海子(湖泊)里大鱼不多了,来海子里打鱼的人越来越多了,才打了一条大鱼,对准大鱼的头部,从里面拿出一块馕和两块油炸鱼块,他不会打一公斤以下的鱼,水库里的鱼再大再多,坐在一棵横卧在地上的胡杨上?

往老婆面前一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