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超:命运弄人我谁也不怨

2019-01-07 作者:综合体育   |   浏览(133)

  时隔14年之后,再见王俊超,是在上海松江,此时他已经是个体态发福的中年男子。对于无端身陷囹圄达六年之久的苦难与屈辱,他已然不愿去回忆,很多的细节连他自己也已经模糊不清了。

  1999年6月15日凌晨,河南省禹州市花石乡蜂王湾村,当年才刚刚19岁的王俊超在自家地里的水泵房,被疯了一样闯进来的堂哥王天欣一家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推推搡搡中,他才知道原来王天欣十岁的女儿在几个小时前被人从家里抱走并蒙上头强奸了。小女孩惊魂未定,什么也讲不出来,因为分家琐事与王俊超一家素来不睦的王天欣第一个怀疑目标就落到了距离他们住地最近的王俊超身上,他追问“是不是你叔?”小女孩含混地嗯了一声。

  就是这一声嗯,让王俊超立刻被投入了看守所。“不承认就往死里打,不让睡觉。光承认还不行,还得按他们的逻辑编得对上号才行,最后他们让怎么说我就怎么说了”。

  当年11月24日,河南省禹州市人民法院下达了刑事判决书:王俊超犯奸淫幼女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从进入郑州监狱服刑开始,王俊超就没有停止过申诉,但一封封的申诉信都如石沉大海。在2003年12月8日的一封家书中,王俊超写道:“……在接见室里,我看到二老那满头的白发,憔悴的面庞,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想只要努力,那害人凶手一定跑不掉的,望二老再多些坚持,坚持下去就是胜利……我没有做过的事,不会就这样一直不明不白,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事情一直到四年后才出现转机,监狱法律援助中心的公职律师张军杰、申改红注意到了这个不停申诉的犯人,在调取卷宗复查时发现他的案件确实有很多疑点,出于责任心,他们又专程去了禹州实地调查,并且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与王俊超同村,一个叫王雪山的男子因犯强奸幼女罪,负案在逃,正在网上通缉。经查,王雪山的犯罪手段、选择环境和侵害对象与王俊超案极为相似。

  不久后的2004年1月,他们以郑州监狱的名义向禹州市法院寄出了申诉材料,提请对本案进行再审。然而,禹州市法院却以“其再审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为由,驳回了申诉。直到2005年初,畏罪潜逃的王雪山被警方缉拿归案,王俊超强奸幼女一案才真正出现了曙光。

  似乎是冥冥之中命运的有意安排,王雪山也被送往郑州监狱服刑,在春节期间监狱包饺子的活动中,他们相遇了。小时候王雪山是村里的孩子王,王俊超小他几岁,没少跟在王雪山屁股后面到处疯跑,只是多年未见不敢相认了。在后来的《自首材料》中,王雪山表达了自己的愧疚:“听说那个男孩(指王俊超)被抓走到判刑,我心里感到很内疚,很对不起人家……”虽然只是短暂的擦肩而过,但王雪山看似无意地透露了一句:“听说那事不是他干的”就匆匆走开了,王俊超越想越不对劲,就将此事告诉了张军杰律师。很快,监狱决定临时提审王雪山,而王雪山也很快承认了此案系自己所为,所供认的作案时间、地点、手段、具体情节和相关证据与事发当晚情形完全吻合。

  2005年8月30日,河南省禹州市人民法院正式宣告王俊超无罪,随即当庭释放,并在一年后与王俊超达成14.4万元的国家赔偿协议。

  出狱很久,王俊超都不愿意出门,经常头疼欲裂,做噩梦。“就算你不是强奸犯了,但在农村,人家还是看你笑话”,最终王俊超还是选择了背井离乡。7年来他上过技校,开过饭店,当过泥瓦匠,如今栖身在上海松江的一间出租屋里继续着打工生涯。他混杂在那些工友中间,和他们一样抽烟、喝酒、说低俗的笑话,而绝口不提自己的过往。除了至亲的几个人,没有几个人能找到他。“我只想过安静的日子”,对于那些给他带来苦难的人,王俊超选择了谅解:“我谁也不怨,命运弄人,是自己点太背了,摊上了没办法。你自己心里再过不去时间也不会倒流”。

  前几年王俊超遇见了一个理解他接纳他的女人,悄悄结了婚,并在去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直到这时候他才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的赔偿要少了,和他差不多同一时期的赵作海、佘祥林都拿到了六七十万,“十几万也是要了很多次才要到,自己也想赶紧结束噩梦开始新的生活,就匆匆签了协议。可现在挣钱太难了,想要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没钱怎么行。老家是回不去了,可这样老在外面漂来漂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王俊超叹了口气,愁云顿时浮上了眉头。

王俊超:命运弄人我谁也不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