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青岛60多年前的“扑克热”

2019-09-16 作者:网球赛事   |   浏览(151)

  贮水山公园则是“手指式”:握牌的左手拳状朝下,用四个手指骨节分别代表红桃、黑桃、方块、梅花四种花色。后又经过大家反复实践改进,各方都能详细地把牌的全部情况用“点子”表达明白。出牌时,猛力使劲一甩,那就是问对方要牌;假如把轻轻地一放,那就表示不要牌。

  不久,各公园的“点子”就逐渐地互相取长补短,搀和在一起运用,并且允许公开“打点子”。由于对彼此的“点子”已经是了如指掌,于是大家在“打点子”时,动作幅度都不大。尤其是高手“打点子”都非常隐秘,对方几乎很难发现,而且是潇洒飘逸,令人赏心悦目

  应当说,青岛人打扑克的那种洒脱和娴熟,确实与众不同。你就说握牌吧,每抓一张牌插进便立即合拢起来。要出牌时,就很麻利地捋成扇形,紧接着就是再归拢在一起,以防他人偷看。而我看许多外地人打扑克,则多是“楼梯式”的握牌法,一门一行排列整齐,自己看起来确是一目了然,而他人也就轻而易举地一览无余。相比之下,还是咱们青岛的扑克迷们显得略高一筹。

  “文革”时“停产闹革命”,正好有了空闲,所以青岛的“扑克热”又持续升温。1970年前后,老沧口的扑克迷们又发明了“够级”,很快就在青岛以至全国许多地方得到大规模地普及,并成为青岛的一大景观。

  现在,在青岛的延安二路公园、海泊河公园、沧口公园、贮水山公园等处,举目皆是一帮帮围拢着打扑克的中老年朋友,是60年前“扑克热”的“升级版”。

  (作者:吕铭康,作家、文艺评论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山东省作家协会、山东省电影家协会会员,青岛市相声艺术研究会总顾问。著有《青岛与京剧》《青岛与曲艺》《青岛京剧艺术》《缘分》《求乐》等书,《青岛艺海》即将出版。)

回顾青岛60多年前的“扑克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