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约翰逊:中国职业拳击推广人:超级英雄需加

2019-05-06 作者:网球赛事   |   浏览(64)

  摘要:在国外,职业拳击比赛已经形成规模,这为职业拳击经纪人和职业拳手人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邹市明从“业余”走向“职业”,如果他能够如意拿到职业拳击的世界冠军,则对于拳击经纪人来说,也是一种新的刺激。刘刚作为国内比较知名拳击俱乐部经理兼教练,培养了不少职业拳击手。如果刘刚携手邹市明,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就像唐金捧红了阿里、泰森、霍利菲尔德、鲁伊兹等世界拳王,让整个拳坛都充满了力量。那么,在邹市明与刘刚之后,中国的拳击运动市场或许就此打开,走进大众的视线之内。

  2012年11月24日,昆明,云南文山的苗族小伙子熊朝忠击败墨西哥拳手马丁内斯,赢得了WBC(世界拳击理事会)迷你轻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

  当裁判刚刚举起熊朝忠的手,刘刚就冲上了拳台,随即把“小熊”扛上自己的肩膀。他是“小熊”的老板兼教练,为了这一刻,这个中国最早的职业拳击推广人已经等了10年。“这是我们应得的,水到渠成。”他不想装谦虚。

  2013年1月,刘刚手下的3名拳手要到国外比赛,其中有拿过全国青年冠军的裘晓君。他从12岁开始到上海体校练拳,觉得职业拳击更适合他,就找到了刘刚。裘晓君的父亲是拳击迷,儿子的每一场比赛他都到场观战。裘晓君将在两年内挑战金腰带。“我们有两个选手今后两年都有机会成为拳王。”刘刚说,“多出几个熊朝忠就好了。”

  3月,熊朝忠将赴拉斯维加斯打卫冕赛,澳门、新加坡的比赛也在联系中。“卫冕后才是真正赚钱的时候,商业价值会大大提高,出场费可能达上百万。小熊再打上两年,到32岁退役,就能回家娶媳妇,也开个小拳馆了。”刘刚说。

  今年,刘刚准备做一些三五十块钱门票的普及赛事,藉此培养观众群。“中国职业拳击要发展起来,只是个时间问题。”

  刘刚曾是中国恢复拳击运动后国家招收的第一批运动员。1986年,他14岁,在老家四川泸州上学,被到学校挑人的体校教练选中,成了中国第一批拳击运动员。他也是那一批运动员里年龄最小的。两年不到,顺利进入了国家队。此后,他先后7次获得全国冠军,参加了1990年北京亚运会,拿到铜牌。1992年,他代表中国队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在那里,他认识了澳大利亚教练,知道了国内拳击运动与国外的差距。

  1994年,刚满23岁的刘刚从国家队退役了。对于拳手来说,这正是出成绩的黄金年龄,“但是国家队就是这样,你的教练走了,你就得跟着走。如果我赶上现在这好时候,国家给的条件这么好,奥运会在北京举行,我也拿冠军了。”刘刚当年的队友如今早已散落凡尘,有的做保安,有的帮人收债,“有好多进了监狱,还有几个被枪毙的。”

  刘刚没有成为“张尚武”。退役后,他订了张单程机票,揣着300美元就只身去了澳大利亚,他想在异国他乡挣前程。

  但习惯了在国家队衣食住行都被安排好的生活,一到澳大利亚,他才发现一切都是两样。他先进了一家职业拳击俱乐部。因为没钱,只能每天打扫俱乐部以充会费。俱乐部为他办了一个欢迎派对,大快朵颐后,他却收到了账单,别人告诉他:“用餐的钱我们帮你付了,但是酒水钱得你自己付。”还没获得职业拳手资格的他不得不边训练,边打工。他到唐人街上一家华人夫妇开的餐馆应聘洗碗工,讲了一大堆自己的辉煌经历,以为人家会特别照顾,老板却只笑着说:“阿刚你真厉害,但我们需要的是勤快人。”他必须从头再来。

  在餐馆洗碗,到俱乐部练拳,打一打锦标赛,这样的生活持续到1996年,刘刚终于拿到执照,成了中国首位职业拳手。从此,他有了自己的经纪人和团队,再不用继续为生计忧心了。

  但他在澳洲的首场比赛就出了意外。1996年4月29日,墨尔本,刘刚挑战当时的澳大利亚羽量级全国冠军兰斯霍姆森。这是他第一次不戴护具,赤裸上身站在拳台中央。他在第六个回合便将对手击倒。然而,他并不高兴,反倒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因为12个小时后,在澳大利亚家喻户晓的霍姆森因脑血管破裂身亡了。

  “我打死人了!”恐惧弥漫在刘刚心里。解开他心结的是霍姆森的父母,他们在电视上发表了公开讲话,希望刘刚不要受此影响,能够继续打拳,并呼吁教练和队医能够在发现拳手状态异常时适时叫停比赛,避免不幸的发生。西方人不会因为你是冠军而在生活中给你特殊待遇,但也不会让你负不该你负的责任。刘刚不仅因此免于责难,还名噪全澳洲,一些国际主流媒体当时都登出了这则新闻。刘刚的教练拿着登了他照片的报纸到移民局说,“就是他”,他因此顺利移民。

  此后两年多的职业拳击生涯,让刘刚在澳大利亚过上了中产阶级生活:有车,有别墅,还有了妻儿。但是第一场比赛留下的恐惧感在他脑子里从未线年,他决定走下拳台执教。

  拳手总有种特别的韧劲儿,因为在拳台上,要么赢,要么倒下,或者因为重伤被叫停,否则你无法中途退出。刘刚回国像当初出国一样义无反顾,他卖掉了在澳洲的房子、车子,换来两百多万,回到了妻子的家乡昆明。

  2003年5月,刘刚成立了众威拳击俱乐部。开始时,他本想招收体制内退役的专业拳手来打职业拳击,但并不顺利。

  职业拳击市场在国内完全是空白,他组织的第一场比赛办得十分艰难。首先是赞助商难找。他去找赞助商,对方先问他要比赛批文。再去体育局、工商局审批,却发现没有负责职业拳击比赛审批的部门,体育局的答复是:“你办比赛属于商业行为,你的俱乐部也是个人注册的公司,所以不用我们这儿批。”后来他知道,办比赛要向公安局报备,“层层批文,整死人。”

  当年9月,比赛在昆明体育馆举行,因为国内没有习惯买票看拳击的观众群,也没有付费电视转播,刘刚一下子亏了几十万。

  他办了四五十场比赛,先后推出了徐丛良、张喜燕、吴志宇、齐莫祥、吴晓松、夏钰钦等几位洲际拳王和世界女拳王,但他的财务状况并未见好转。直到熊朝忠横空出世,刘刚的天才算晴了。从成立俱乐部那天起,刘刚就不断找到云南电视台交涉,看对方有没有做付费电视转播的可能。机会终于在2011年到来。那一年,云南电视台台长赵树清了解到了熊朝忠的事迹:熊出生在偏远的少数民族村落,家境贫寒,曾在小煤窑拉煤为生,23岁才开始打拳,四年后就得到了挑战世界拳王金腰带的资格。社会最底层、经历困苦、艰辛奋斗、迅速创造神话般成绩,赵树清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商业价值,他决定:参照国际通行惯例,由云南电视台出资1300万元与刘刚和熊朝忠签订5场比赛合同,共同打造“2012中国拳王熊朝忠征战世界拳王系列赛”节目。

  2012年3月,征战之途开拔。熊朝忠击败了韩国著名拳王李之训,第八次卫冕洲际金腰带成功。后赴日本以赛代练。6月又战胜墨西哥拳王奥斯瓦尔多,夺得蝇量级世界拳王银腰带。在这场比赛中,熊朝忠右手拇指关节错位,他忍着痛没告诉刘刚,打满了12回合。因为万一叫停比赛,已经30岁的他可能就再没有机会挑战拳王头衔。11月,熊朝忠对战墨西哥拳手马丁内斯,提前一场夺得WBC世界拳王金腰带。

  中国拳手夺得金腰带的消息一经传出,熊朝忠和刘刚都火了。熊朝忠一回老家,就被一个个领导接见,记者也一拨拨为他而来,光中央电视台就一连来了好几个节目组。俱乐部的拳手们训练时已经完全习惯了架在场中的摄像机,尽管场地很挤,他们还能在步伐移动中对摄像闪躲自如。从早到晚,刘刚的手机几乎没有一刻清静,要求采访的,请他出席活动的,太多了。

  俱乐部设在世博花园酒店旁的珠宝店和网球馆之间的一幢简易房里,房租只是象征性的。俱乐部进门是一个简单的吧台,大镜子,满墙世界拳王的照片,中央的拳台被沙袋、速度球、铁皮柜、器械、鞋架围绕着,角落里有一台电视机,一遍遍向来客播放着熊朝忠的纪录片。一切显得简陋而杂乱。每天下午,二三十个小伙子到这里训练。“开始练吧。”刘刚一“发令”,拳手就开始挥汗如雨。一股臭味飘过,刘叫来负责场馆的人问:“这是谁的鞋?赶快叫他脱了喷点东西。”然后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有些孩子不自觉,鞋子不勤洗。”这些20多岁的小伙子们在他眼里都是孩子,他从他们身上看到了20年前的自己。

  拳王也全然没有个“拳王”的样子。熊朝忠手上的皮肤很糙,短粗的手指上每个关节都长着厚厚的老茧。一手iPhone,一手三星,阿森纳的红色外套,但里面的白毛衣还破着个洞。熊现在一场比赛的出场费是两三万美元,金腰带奖金二十几万人民币,但他每天依旧骑着旧电动车来往于家和俱乐部之间。“拳手要有个好形象,我常说让他们穿得像样点儿,穿点名牌,像我一样。”刘刚说。

  在比赛中左眼失明的世界中量级拳击冠军拉蒙布鲁斯维特说过:“拳击是项残酷的运动。如果你生命中没有其他东西了,如果你没有家庭,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机会,你可以打拳。”

  就在一年前,熊朝忠也和他们一样,住村子里平房中一小间,厕所都是公共的,一天的伙食费才花10块钱。他现在住的是刘刚给他租的两室一厅的房子。其余6个打职业拳赛的,刘刚给他们租了另外一套房子,他还把自己母亲从老家接来给“孩子们”做饭。刘刚手下的职业拳手打国内比赛拿固定数额的钱,打国际级赚钱的比赛,他有时按国际规定抽33%,有时抽50%。“因为平时对他们投入太大了,国外的拳手都是自己付费到俱乐部训练,没有像我们这样的。”

  十二三位职业选手,每天的花销要几百元。刘刚还请来了日本、菲律宾、美国的教练。办比赛也亏钱,没有报名费,很多时候举办方要付出场费请拳手来打,还有场地、安保、裁判、医护等等费用都需支出。政府没有出过一分钱支持。

  “虽然我做了快10年,但公司现在还是在创业阶段,盈利远没有达到。拳手的吃住行和保险我负责,赛事策划、公关、招商、销售、接待、训练,甚至连扫地都是我自己做,这是在国外养成的习惯。”他并不觉得这有多苦,“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飞来飞去,忙这忙那我都很开心。”但他还是有些无奈,“在国外,有专门的推广、票务、场馆公司,产业链很成熟。观众习惯也比较好,都买票去看。在国内每次办比赛,我都忙得睡不好,还总有人给我打电话要票,因为这个我得罪了不少人。”

  目前赞助刘刚比赛的都是白酒、医药企业,医院和体彩机构。纵使是熊朝忠挑战金腰带的那一场比赛,赞助商除云南电视台就只有一家本地酒店。拳台、海绵垫、台围、拳手的服装这些在美国、日本被大品牌LOGO占得满满的地方空荡荡的。那一场比赛经过云南卫视的宣传,门票卖了50多万元,这给了刘刚很大的鼓舞,之前的票没有几张是卖出去的。2003年到现在,刘刚算起来已经前前后后赔了1000多万。“有时候朋友给赞助一点,就这样坚持下去,就是硬撑。”就这样的情况,刘刚已经是国内做得最早,也是成绩最好的职业拳击推广人了。

  一个月前,刘刚带熊朝忠去美国和墨西哥参加WBC50周年年会,也借此机会拜拳王阿里为师。一下飞机全是豪车接送,住豪华酒店。熊朝忠去拉斯维加斯看了一场比赛,震惊了,“哇,那个太疯狂了,拳迷叫得很大声。”“在国外办一场拳赛就像过节一样,热闹、盛大。拉斯维加斯一场拳赛的门票就是几千万美金。”刘刚说。

  在美国,职业拳击始终是一项位于金字塔尖的运动。在2012年度《福布斯》体坛收入排行榜中,职业拳击手占据了前两位,35岁的梅威瑟以8500万美元的收入击败了雄踞榜首11年的“老虎”伍兹,而菲律宾人帕奎奥则以6200万美元紧随其后。商业运作极大地推动了体育运动的发展,拳击赛产业链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拳击推广人。推广人对比赛的策划(如何时该跟谁打)直接影响拳手的成绩。推广人的运作也与拳手的身价息息相关,比如布拉德雷即使击败了拳王帕奎奥,出场价仍旧不高,而推广人阿鲁姆当初让帕奎奥打莫斯利,虽然实力不相当,但就是能带来很高的收益。泰森刚出狱时,唐金为他安排了几场水平悬殊、快速KO(击晕)的比赛,让泰森90秒打出了2500万美元的身价。

  当然,国外的拳击推广人大多不是道德君子。唐金与拳手签合同的方法通常是摆上一堆穷小子一辈子都没见过的钱说:“这都是你的,这里将是你未来的金库。”一位拳手曾这样签下了空白合同,泰森也是一挥笔就把一辈子签了进去。唐金还曾把克里琴科兄弟请到家里,在金钱诱惑不起效后,试图以一曲钢琴曲打动他们。专业水准的弹奏差点让两兄弟动情,但当他们走到钢琴旁边,却发现唐金在假弹,琴是自动的。两兄弟转身就走。唐金用他那大嗓门大笑着掩饰尴尬:“除了我没有人能做好你们的。”这两兄弟后来都成了拳王。

  如今,世界四大拳击组织WBA(世界拳击协会)、WBC、IBF(国际拳击联合会)、WBO(世界拳击组织)都已经进入中国,在澳门还成立了中国自己的国际化执行标准的职业拳击组织IPBU(世界职业拳击联盟),但目前各组织运作大都较差,这主要是因为现阶段中国运作职业拳赛的客观条件还很欠缺,专业拳击俱乐部、有能力的教练、懂行的推广人、有经验的裁判员和赛场医护人员等都很匮乏。但刘刚说,最大的阻碍还是在政策这一块。

  刘刚没得到的政策支持,海南拳击俱乐部得到了,因其如此,海南职业拳击的发展很快,规模也相当庞大。海南拳击俱乐部有海南省文化促进交流会的股份,目前正在向旅游全产业链延伸。该俱乐部将把IPBU比赛做到一年700多场次,实现常态化,并通过体育竞技型即开式彩票的方式与博彩相结合。常态化之后才能进行品牌招商。“红牛、可口可乐这些饮料品牌都倾向于全年赞助,东方卫视、浙江卫视等几家电视台也在和我们谈。”海南拳击俱乐部副总经理卢宗乾说,“如果没有旅游岛特殊政策的支持,是很难做起来的。现在世界四大拳击组织都垂涎中国这块巨大的市场。”WBO中国区已经与海南拳击俱乐部签订了合作协议。除此之外,海南还在规划拳击产业园区,如果能够成行,能坐一两万人的专业场馆将会落成,配套的酒店和俱乐部也在其中,还将引入生产拳击设备的工厂。海南拳击俱乐部预计还要3-5年才能实现盈利。盈利前,仅办比赛就要投入至少3-5个亿。这是刘刚这些“草根”拳击推广人根本不能想象的天文数字。

  熊朝忠的出现使中国职业拳击走向了菲律宾的模式。几年前,菲律宾的拳击运动水平也很差,但出了一个超级明星帕奎奥之后,其职业拳击水平现在在亚洲是数一数二的。一个超级英雄加上商业包装,就有了更多人关注,市场会慢慢形成。“小熊拿到金腰带后在国外的反响特别大。他在云南这么有影响力,也是因为他是云南本土的选手,就像我在澳大利亚打比赛时,我的经纪人就会把我的海报贴到唐人街,每次就有很多华人来给我加油。”刘刚说。

  形势正在起变化。2012年伦敦奥运会拳击比赛是最后一届沿用业余比赛规则的奥运拳击比赛,此后选手必须卸下头盔,和职业拳手一样。刘刚正通过努力让国家高层领导看熊朝忠的比赛,希望能说服他们,让他们意识到职业拳击比赛也是为国争光的事情,从而得到一些政策支持。

  本刊记者来到俱乐部时,一个和熊朝忠差不多高的小伙子正站在门口等刘刚。他有点害羞地笑着说他想要报名。他叫李兴,四川人,21岁,已经在成都做了四年厨师,攒下差不多两万块钱。看了熊朝忠的比赛后想要练拳击。他在四川找不到地方,就瞒着家里人来找刘刚。“自己先练着,觉得可以跟他们讲的时候再讲。”

  采访结束时,一家不知名的白酒公司的人找上门来,说要赞助熊朝忠的比赛。刘刚一脸笑意地带他走出了俱乐部。

凯文-约翰逊:中国职业拳击推广人:超级英雄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