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关A股在即江南农商行亿元股权遭拍卖

2019-01-29 作者:2019美洲杯新闻   |   浏览(126)

  新年伊始,正在叩关A股大门的江南农商行频遭股权转卖。蓝鲸财经今日登陆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发现,该行近期共有合计作价约1.2亿元的2500万股股权即将进行公开拍卖; 而过去一周内,该行还有百万股股权惨遭流拍。

  江南农商行已经启动A股上市工作,并于去年7月在当地证监局完成上市辅导备案。本可待上市后“坐享其成”的股东为何选择此时出售江南农商行股份?而其股份为何又在转手过程中频遭冷遇?

  蓝鲸财经发现这些拍卖标的背后的所有人多已陷入经营困境,如江苏常松机械集团因借款逾期未还,无奈之下只能通过拍卖银行股权来偿还债务。而去年以来,银行司法拍卖流拍现象就时有发生,尤其是一些农商行因经验不善、业绩不振而乏人问津,不断折价、流拍。

  也许是受了此前多个亿元银行股权流拍事件的启发,此次江南农商行合计上亿元的股权被分成了逾200个标的,不过即便是小额分散的拍卖策略也未必能保证顺利转卖。

  作为江苏省资产规模最大的农商行,在业务不断扩张的同时,江南农商行的增长速度已现“疲态”,而该行近年来也多次因业务违规而“吃”到监管部门的罚单。

  近期江南农商行股权频繁“现身”于阿里司法拍卖网,近三个月内,已结束的拍卖超400笔,目前还有近2500万股股权即将开拍,总价达到1.2亿元。而即将开拍的拍品被分成了逾200个标的,卖价4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

  据蓝鲸财经统计,在刚过去的一周内,江南农商行就有12笔20万股,合计240万股股权遭到流拍。截至发稿,该行股权三周内即将开始拍卖的有222笔,合计达2447.04万股股权,总起拍金额近1.2亿元。

  在上述200余笔即将开始的交易中,仅江苏常松机械集团作为持有人的就占172笔,每笔10万股,合计1720万股股权,总拍卖金额达7224万元。蓝鲸财经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江苏常松机械集团曾于去年12月卷入担保物权民事纠纷中,由于其经营不善,资金较为紧张等原因被当地法院裁定拍卖或变卖等方式出售其持有的江苏江南农商行股权。

  蓝鲸财经统计发现,当该行股权起拍价与市场价持平,基本会以“流拍”告终;而在经过折价后,才可能幸运卖出。

  例如,今年1月5日结束拍卖的常州常霞电器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江苏江南农商行约1384.22万股股权,评估价为4429.51万元,起拍价仅为2834.89万元,低于评估价近1600万元。在经历百余次出价后,最终成交价为3300.89万元,低于评估价逾千万元。同样遭受折价贱卖的还有1月8日两笔该行10万股股权,其市场价均为75万元,而成交价仅为42万元。

  另外,江南农商行的股权不仅屡次被放至阿里司法拍卖网进行拍卖,还曾被股东放至e交易网站进行挂牌转让。

  去年9月26日,e交易网站挂出了江南农商行第十期股权转让招商公告,该公告披露了多达10笔转让标的信息,共出让411.6万股股权,参考总价为2275.34万元。

  令人意外的是,该股权转让是在江南农商行将冲刺A股提上日程不久后发生的。据了解,2018年8月17日,证监局披露江南农商行已经接受中信建投证券的上市辅导。

  一面是股权频繁被转手,一面是业务不断在扩张。蓝鲸财经发现,在该行不断扩张的道路中,营收增速却连续几年放缓,拨备覆盖率逐年下降。

  1月3日晚间,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已于2019年1月3日与江南农商行在江苏省常州市签署协议,共同设立江苏众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根据众泰汽车公告,众泰汽车金融公司注册资本为15亿元,其中,众泰汽车以自有资金投资12亿元,占出资比例的80%,江南农商行出资3亿元,占出资比例的20%。

  其实,这并非该行投资的第一家金融企业。在此之前,江南农商行已投资一家名为江南金融租赁公司的金融企业。2015年,江南农商行作为发起方之一,出资6亿元参与了江南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设立,对其持股60%。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金融租赁公司在去年曾“吃”到监管的罚单。常州银监分局指出,其因在办理售后回租业务中存在租后管理失职、租前调查不尽职、未有效识别关联客户授信风险进行统一授信等违法违规问题,对其处以75万元的罚款。

  不仅如此,该行近年来还在不断设立分支机构。该行2018年半年报显示,该行下设分支机构 231 个(含总行营业部),其中常州本地网点220 家(管理行 8 家,营业部 1 家),综合型网点 42 家,基本型网点 77家,智能网点 101 家;异地网点 11 家,其中异地分行 2 家,异地支行 7 家,异地分理处 2 家。

  公开资料显示,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于2009年12月31日,由常州辖内原5家农村金融机构合并设立,是全国首家地市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

  据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18年 6 月,江南农商行总资产达3462.80亿元,较上年末同比增加 19.30亿元,增幅0.56%;税后净利润 17.11 亿元,同比增加 0.44 亿元,增幅 2.61%,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19%,10.81%,10.81%。

  值得注意的是,资产质量方面,江苏农商行拨备覆盖率逐年下降,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02.40%、199.49%、191.01%、156.93%,2018年上半年较2015年末大幅下降近46个百分点;此外,2018年6月底,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71%,较上年末增长0.15个百分点。

  另外,该行的营收增速近几年来连续放缓。蓝鲸财经翻阅该行近几年年报统计,2014年至2017年,该行较上年的营收增速分别33.96%、15.54%、8.46%和2.57%。不过,2018年上半年的营收增长率稍微有点起色,截至2018年上半年,该行营收增长率(同比)为8.19%。

  不仅是营收放缓,在该行刚正式开启上市筹备工作后不到一个月,就连领罚单挨银保监的“板子”。另外,天眼查信息显示,与该行相关的法律诉讼甚至多达3187次。

  去年8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连续公布三张罚单指出,江南农商行存在未关注可能影响授信安全的因素并有效识别风险;未能严格执行会计准则与制度违法违规事实,常州银监分局对其处以30万元的罚款,且相关负责人周亚东和吉平因负有直接责任而遭警告,并分别被罚5万元。

  除了上述行政处罚,蓝鲸财经注意到,从2011年开始,该行就因管理不严等问题多次领罚单。

  2011年11月,该行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高级管理人员等,常州银监分局对该行处以20万元的罚款。此外,该行还曾在未换发金融许可证的情况下,变更支行营业场所并对外营业、办理业务,被监管警告。

  2015年10月,江南农商行因未对借款人的借款用途和偿还能力进行严格审查,超过借款人实际需求发放流动资金贷款,未按规定进行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与控制,被监管罚款30万元;

  不仅屡次受到行政处罚,该行还涉及多起诉讼案件。比如去年6月,江南农商行金坛支行客户经理崔国富,因涉嫌卷入一起骗贷案,被警方刑拘。

  裁判文书显示,崔国富作为原告诉讼代理人的借款合同纠纷案,共有6起,所有贷款均于2015年发放,逾期总金额高达1800万元,其中仅王某一人的逾期贷款就有1000万元。

叩关A股在即江南农商行亿元股权遭拍卖